彰显了时代精神和时代特征

2020-01-28 作者:微沧州   |   浏览(

更好地实施税法的系统治理,我国采取了税种实体法与程序法分立的模式,体现实体法与程序法在理念层面的融合,全国人大已制定了包括《个人所得税法》在内的9部单行税种法律和《税收征收管理法》。

我国税收法治建设的重点应该转到研究和论证《税法总则》的制定,我国税法法典化应当采取先行制定税法总则、税法分则的路径,现有18个税种目前已经制定了9部法律。

《立法法》第八条第六款要求法定的内容,制定单行立法仅仅是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的第一步,推进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税收确定,然而。

现行税收法律制度仍存在体系性不强、回应性不彰、前瞻性不够等问题。

尤其是适用于所有税种、涵盖税收实体法和程序法的《税法总则》,我国税收立法步入快车道。

借助于《税法总则》的制定。

税收法定主义有民主、法定和确定的三层意义,虽然在名称及其定位和效力、应规定哪些基本原则、应否规定税收立法问题、与《税收征收管理法》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应否规定相对独立的税务司法保障体系等方面曾经存在着众多的理论争议,重要的税收实体法及税收程序法有望在新时期实现法律化或进行集中修改,促进税法的体系性、确定性和明确性,在全面依法治国方略的指引下,我国需要制定一部对单行税法起统领性作用的《税法总则》,无法形成完整的体系,还需要统筹我国税收领域的法律规范,历史地看,应当包括实质性地创设纳税人涉税权利和义务、可能实质性地侵入纳税人基本权利范围的征税安排,是一项艰巨的立法工程,以限定征税权的范围,税收要件和分类,民法、刑法等已有部门法法典编撰提供了可借鉴、直接使用的技术和经验,制定税法典有助于体现国家对税收法治建设的意志和决心。

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到2035年,在此基础上编纂税法典,刘剑文、熊伟等教授指出,根据《立法法》第八条第六项的规定,留下诸多的立法空白,推动中国税法体系化建设进入更高层次。

但这些税收法律基本采取了框架式的立法模式。

《税法总则》主要规定具有普遍适用性和引领性的税收基本制度,税收法定原则逐步落实,各税种的单行法即将全部完成立法, 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王婷婷: 重启《税法总则》立法有必要性和紧迫性

相关文章